海外游学之星(四)林瑞——台湾铭传大学创新研习营游学感悟
时间:2015-10-08 13:47:48    点击次数: 来源:  

人生难得有这样的时光,没有升学的压力,也无需承担来自社会的压力,唯有满腔的热血,此时若有一个可以自由飞翔的平台,对我们来说真是再幸运不过了。

 2015年7月25日,至善学院一行31人抵达台湾。走过海关的第一时间,中华民国的繁体字映入眼帘。离开机场前往铭传大学基河校区的路上,看着车窗外静静流动的基隆河,我想大约不虚此行了。

游学期间,我们入住铭传大学的进修研习会馆,通过灵活授课与实地探查调研的有机结合形式,多方面的感受台湾人文与历史变迁,开阔视野的同时,亲身体验两岸的文化发展趋向。虽说授课内容以创业为主题,但课堂上教授们的创新教学方式,为我们打开思维的另一扇门,并非只是创业者才需要创新性的去思考问题。由于各方面的限制,我们常常忘了人类创新的本能,往往将自我限制在陈守观念之中,难以打破定势的思维。在课堂上,我们脑洞大开,创建了针对空巢父母的贴心会所,开创了“江南”牌凤梨酥。但更让我受启迪的是,创新的思维不仅在事业,也在人际关系与艺术生活之中。通过创新思维,我们可以和周围的人相处的更和谐,通过创新思维,我们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既然是游学,那么有学必有游,实地探查的过程像是无形中伸出来的一双手,推开的是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台湾自古作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土地的每一分每一寸,无不浸染在沁香浓郁的中华文化暖流之中,地灵人杰之风光,更是不胜枚举。我阅读随处可见的繁体字,听着嗲嗲的国语和台语,欣赏台北故宫博物馆难以数计的展品,遇见和我一样黄皮肤黑眼睛的人,深切感受到台湾与大陆的不可分离。

美好的人值得美好的事物,高晓松在说起台湾时,张嘴就是一句“温良恭俭让”。这样的感慨,确实每一个到了台湾的人所能深深感悟的事情。在台湾,不管是7-11的营业员,还是夜市的小摊贩,都给每一个顾客送上一个真诚的带着微笑的谢谢。

台湾对于本土文化的呵护,几乎到了小心翼翼的地步,这来自于大众对本土文化的强烈认同感。台湾人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守护这片土地,以及土地上存在的一切。也许有人说台湾很破旧,像是八九十年代的大陆。但我并不觉得台湾的破旧,反而觉得台湾就像是经历了数百年的红木家具,越久越有一种无可复制的风华绝代,越久越有一种难以匹敌的岁月静好。

在台湾,我感受到很多关于爱,关于责任。松山烟厂的旧厂房转身一变,成了一个正版书的促销义卖会,来为残疾人筹款;在宜兰的海滩上,带领我们的梁女士将也许是不小心遗忘在沙滩的塑料捡起带走,严肃的告诉我们每个人都要主动承担起保护自然,让下一代同样享受这样美好资源的责任;诚品书店内最明显的区域交给了来自年轻人,来展示他们的创意。

为了能够更有效率的实地调研,我们的游学团体分为学习小组。我与我的组员就“诚品模式的调查分析”这一课题展开了为期将近14天的实地考察与查阅文献。在课题进行期间,非常感谢给我们授过课的薛良凯执行长,给我们启迪了用商业模式画布去更好地分析诚品的经营模式并为我们解答了一些关于诚品的他所了解的问题;也非常感谢铭传大学和江南大学至善学院悉心指导老师们和给我们提供建议的同学们。

诚品在台湾这片土地上孤独坚守了二十年,诚品已经深深根植于台湾的本土文化,如今成为台湾文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大陆也不乏好书店,在有些方面,大陆的一些书店甚至可以比诚品做的更好,比如转型中的南京新华书店、杭州的博库书城,成都的新华轩客会。还有一些民营的书店,比如杭州的蓝狮子书店,他们在人文关怀、室内装潢上设计等方面比起诚品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大陆缺少的是有如诚品一样将社会责任放在实际行动中,将自身与当地文化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书店。

初来乍到的我们,站过电梯的左侧,拣过海滩上的小贝壳,在地铁站里喝过水,走过红灯闪烁的斑马线,坐过捷运的爱心座位……这些也许都是我们在最后实践总结时自我诟病的导火索。我们曾如孩童一样觉得窗外的风景比窗内好。但台湾的游学之行,让我们发现窗户的里面外面都是同样的美丽。我们曾经感慨于诚品的成功,台湾文化保护的重视,捷运公交的人文关怀,旅游景点的贴心提示……但当我们回到大陆时,我们惊奇的发现大陆有坚守着的先锋书店,一条条保护各种文化遗址文化标志的措施,地铁上贴心的爱心座位,旅游景点细致的标示。不是窗内没有美景,只是我们没有去看;就像书店一样,不是大陆没有好书店,只是我们没有发现。

游学让我们不仅站在别处的土地。感受它的温软芬芳,更在这陶醉的间隙里,能够回头看看故土,知道她有别样的美丽,知道自己能够以怎样更新更适合的形式来爱她。我想这就是这一段游学实践最深的意义了吧。

此次台湾游学之行,我放慢了脚步,没有和以往一样当一个游客,匆匆的前往一个地方又匆匆的离去,而是走走停停,细细品味台湾,留下了很多很美好的记忆,但是也因此留下了不少遗憾。也许就像去台湾之前一位学长说:“台湾之行也许会留下一些遗憾。但正是因为这些遗憾,给了我们在日后有再一次去台湾的理由。”

感谢江南大学和至善学院,给了我一次这么好的机会,让我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同学,也感谢铭传大学,妥帖的安排我们的游学,带给我们极高的游学享受。